前情

背景信息
目前,从研发、生产到营销和销售,生物技术正经历着快速的转变。 这里要提及五个发展势头迅猛的领域: 干细胞的使用、DNA 芯片和蛋白质生产、临床纳米技术、组织工程以及蛋白质组学的发展。

"卓维细胞生物"的生物研究所 70 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和开发对人体至关重要的特殊高能生物物质,我们不断开发出新的疗法,凭借这些治疗方式,在通过生物安全措施实施最为严格缜密的精确控制下,我们成功地使受体内的功能不良细胞得到了修复和复活。
在大多数情况下,作为一种治疗机制,我们会利用萃取自动植物来源的天然物质(所谓的细胞化合物)向细胞提供可逐渐触发细胞周期的修复和正常化的细胞营养,这些天然物质都是 100% 安全的纯正生物药物。 如果采用的是注射整个细胞的方式,那么所指的就是细胞更新。

我们的细胞疗法之所以成功,主要在于受体接受细胞治疗,整个过程中不存在受体细胞基因排斥风险或可能造成的紊乱情况;治疗的第一阶段是细胞复活,随后进行细胞再生。 当然,在此过程中,众所周知,治疗本身并不会产生什么疗效;相反,这完全是人体自身的自我修复。 与可以改变现有生物进程(例如化学疗法)节奏的化学药物不同,我们的产品并不具备作用于人体目标组织器官的能力;更确切地说,我们产品的作用仅限于作为细胞的基本成分被受体细胞接受并融入其中,因此其疗效绝不会以损害机体为代价。 随着时间的推移,后续的机体反应(例如,荷尔蒙产生量持续提升)不是产品的残余功效在发挥"余热",而是受体自身被激发的生物活性在起作用。 我们产品的成分非常复杂。但同时也很简单,这听起来似乎有点自相矛盾,其中的寓意在于单一药物的朴素恰恰蕴含着最为深远的疗效,这也正是药物学领域孜孜以求的有效治疗物质。

常规的治疗手段通常关注的是症状,它着眼于疾病的最终环节;即这种治疗手段在意的是疾病的症状而不是致病原因,它的病理分析和治疗目标针对的是结果,并不在基因性误导或错误编程的线粒体、核糖体或细胞膜(简而言之就是细胞紊乱)这个层面探究病因。
按照自然程式,在人的一生中,身体的各个组织都会经受消损的过程,为保护自身,这些组织就发展出了对那些消损的组织进行自我修复的内在本能。 如果此种自我更新能力不复存在,那么生物的预期寿命将会显著降低。

所有生物都是由细胞组成的,并且所有的身体细胞都有着完全相同的基因信息。
但是,并非所有的细胞的行为都是完全一致的。 我们知道,调控细胞生长和分裂(细胞周期)是非常复杂的。 在细胞周期中,有多种原因都可以导致出现妨碍细胞周期正常延续的限制因素,如细胞尺寸太小,缺少养料,DNA 被破坏或受到外部化学物质的损害,等等。

正常的生长发展过程是一个包含细胞增殖和死亡在内的平衡过程。 细胞增殖和通过细胞凋亡而死亡的过程要更为复杂,其中涉及许多基因的参与。 在这两个过程中,抑制基因 p53 是最重要同时也最值得研究的基因或蛋白质之一。 这种转录因子可激活各种基因,从而抑制细胞周期的进程,促使细胞修复或引发细胞凋亡。 激活 p53 功能的信号包括在 G1 阶段参与抑制细胞周期进程的 DNA 受到破坏。

在某个细胞受损时,p53会将该细胞周期暂时搁置或诱发细胞凋亡,具体情况取决于受损程度。 p53 各种行动机制的最终结果都是为了维护细胞基因组的稳定性。 因此,缺乏该蛋白质会造成基因组的不稳定性、积累突变和加速肿瘤生成;在人类的各种癌症中,有 50-55 % 会出现 p53 突变。

这些突变主要限于 DNA 的接合结构域,突变的结果会致使 DNA 失去生物活性。

您可能注意到,前面的例子只是涉及通常会导致不治之症的细胞紊乱的一种情况,不过还存在其他许多因素,可使正常和健全的细胞发展过程中丧失对细胞紊乱的抑制。 不过,已得到证明的是:细胞紊乱的原因是元素细胞的功能存在一个或多个缺陷,以及/或者元素细胞周围环境的恶化。

另一方面,影响人体的大量疾病(无论是像心肌梗塞的这样的急性病还是像退化变老这样的慢性病)都是细胞变性以及随后组成我们身体的不同组织的死亡造成的。


正是这个原因,我们在研制的组织胚胎细胞中包括了前体细胞组织,从而形成了富含多潜能细胞的二代细胞和前体细胞组织配方,HUMAN ULTRACELL 3 G 就是这样的一种独特产品。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成功研制出了适用于人体的新细胞物质,该物质将为我们先前已得到认可的产品配方增添新的活力;尤其是我们赋予了它新的治疗潜力,其改进足以确保调动最佳的细胞功能,使得身体细胞尽可能不受损坏。细胞损坏会加速所有的老化过程,从而不可避免地演变成病状和疾病。
正是由于我们在配方中使用了这些新的成分,从而决定了我们的系列产品在再生药物和抗衰老药物方面成绩卓著。
© 2018 Biocell Ultravital. Privacy
Like Us on Facebook Follow Us on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