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分析 许多人在千方百计地寻找让青春永驻的药方,全球分子生物学和基因工程的实验室中充斥着试图找寻解密人类细胞行为密钥的科学家们。 但是,在揭开胚胎干细胞以及成体干细胞和诱导性多潜能干细胞的神秘面纱后,现在科学家们又在疑惑之海中苦苦航行。 这个前途远大的科学领域促使我们调查研究应用人类源生细胞疗法治疗疾病的可能性。

作为"卓维细胞生物"分子干细胞研究部门的科学家,在充分利用这个研究所过去数十载积累的巨大经验财富的同时,我们也在不断交流知识经验和拓展我们的研究领域。 对我们来说,任务是极其艰巨的,要在胚胎细胞和成体细胞的临床研究开发方面不断取得进展,确定其在应用及治疗潜能方面的利弊,我们还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目前,我们尚不清楚未来干细胞最为安全的应用方法。 胚胎干细胞和诱导性多潜能干细胞有哪些利弊? 同时,对于如何采取一种 100% 安全的方式从一个细胞分化成另一个细胞,我们仍需要深入探索。 这些也是摆在国际干细胞研究协会 (Internacional Society for Stem Cell Research) 的科学家面前的问题。 使用成体干细胞的可能好处在于,可以先在培养皿中繁殖患者自身的细胞,然后再植入患者体内。 利用患者自身干细胞进行治疗,意味着这些细胞将不会受到人体免疫系统的排斥。 鉴于免疫排斥将表现出严重的并发症,这代表着一种优势。 但是,这种方法也有很多不利方面,其治疗过程繁琐复杂、价格高昂,而且已有人指出,大多数这类细胞自动更新能力较差,连受体组织的一般性复活都无法保证,而动物实验证实,最危险的弊病还在于细胞有发展成肿瘤的风险。

正如基因组调控中心(Center for Genomic Regulation,CRG)细胞分化与癌症项目协调员 Thomas Graf 所指出的,如果要寄希望于干细胞治疗的可能性,则有两条非常明确的途径:修复受损的组织和解决遗传病。

不过 Graf 承认"这方面的进展非常缓慢"。 "我们要生成的每种细胞都有其自身的问题,虽然参与其中的全球所有科学家都有着同一追求,但无论是美国亦或中国,还有两国之间的法国、德国、瑞士、新加坡、日本或其他国家,每个国家的科学家都在研究和开发属于自己的配方"。

如果连研究人员都缺乏统一的方针,又怎能保证给患者带来确定性的结果? 围绕干细胞研究发展的过度宣传已经左右了许多患者的期望,同时由于对此方面知识的缺乏,也为所谓的"干细胞旅游业"提供了土壤。

在中国、俄罗斯、欧洲一些国家以及美国和拉丁美洲,一些几乎不受任何监管的医院、诊所在未经任何科学验证的情况下,承诺可以通过神奇的干细胞疗法治愈某些遗传疾病。

根据瑞士洛桑的干细胞动力学实验室 (Dynamics of Stem Cells laboratory of Lausanne) 负责人巴郎东的说法,如今这种态势已经无法控制,除了责任感的缺失外,从中也显示出了道德的败落。 欺骗他人花钱采用本不存在的治愈方式,相应地就会出现另一问题: 如果治疗方法没有疗效,而且还对患者造成了伤害,那么究竟由谁来承担责任?

为使以人类源生干细胞为基础的细胞疗法从十足的可能性成为现实,需要进行反复认真的实验,以确定其存在的风险及如何加以避免。
单是学会如何在实验室中培植和繁殖干细胞就消磨了人类二十年的时光。 要使该研究领域的发展步入快速轨道,人类还需要很多年的时间。 对此毫不作为的代价就是,无数人的生命质量和寿命将随着时光荏苒不断地损耗和消亡,而所有的这些科学发展和研究仍将继续围绕在生命伦理、宗教和政治论辩的老命题上。

目前,源于动植物的治疗药物仍然占据着主流,在生产"治愈和控制"人类疾病的各种药物(例如胰岛素、肾上腺素、肾上腺皮质类脂醇、雌激素雌二醇、维他命B12)的过程中,制药行业每年研制和注册的新配方达 100,000 种之多,对该行业来说,动植物几乎是必不可少的药物资源。 各种氨基酸只是冗长列表上的冰山一角,除此之外还有通过所谓的异种器官移植,使用动物的器官和腺体对人类进行移植手术。

在"卓维细胞生物",我们要全方位推广我们的医疗理念,现在距离我们的目标也仅剩一步之遥。
未来就在明天,药学之道应该是预防而不是沉浸于诊断之法;抛离治愈概念的再生之术才是真正的大道。


© 2018 Biocell Ultravital. Privacy
Like Us on Facebook Follow Us on Twitter